叶青澜

语c圈的咸鱼。

《对酒逢花》第一章·霜降

司宵子:

        “呼,这就是最后一箱了……”


        江儿将重重的一箱书放在了脚边,如释负重般,轻声地呼了口气,用手拭去了额间的汗珠。
       
       “从今天开始就要在这里生活了啊……”她抬头望向了门外,喃喃自语道。
       眼前崭新的环境随时提醒她要整理好心情,迎接新的生活。
        冬日将近,寒冷的天气却完全不影响这里的生机和活力。
        嬉闹着的孩童匆匆从店前跑过,午间的暖阳撒在街道,在秋日的最后绽放着属于自己的那盏特殊光芒,相比南方的阳光更显明亮与舒适。
       
        江儿低下头看向自己脚边堆满的一箱箱书籍,稍显凌乱的散发软软的披在肩上,无奈的耸了耸肩。
        “看来是没工夫休息了,明天就要开业了,还是抓紧时间整理吧。”


        江儿信手拿起一本笔记本缓步移至窗前,纤指拈起窗帘的一角拉开,阳光撒进屋内,细小的尘埃在金色的阳光中起舞,宛如金色的精灵。明明已经不是少女却不失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和精神。
       
        门扉被轻轻推开,门上的风铃叮当作响。


“丁零零——”


        江儿微微偏头,浅浅笑容在脸上出现,她细声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客人,本店还没开业。”


        对方是个褐色短发的男子,眉间透着些许英气,他愣在门口迟迟没有走进来,仿佛被站立在金色光辉中的江儿勾走了心魄。
      
        而江儿仍旧站在窗前,一束暖阳照在她身上,她那头乌黑的长发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亮丽,白皙的皮肤使得她那双宛如黑夜般的眼眸显得更加深邃,在阳光的陪衬下,好似望见浩瀚无垠的星空,而眼角的那颗泪痣更是凸显了她的典雅端庄。


        男子仍立在门口,愣愣地看着江儿。


        江儿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他。


        对方身材高大,着装正式,但眉眼中还是透着些许稚气。
       
        “这位先生?请问……”江儿微微侧了侧脑袋,黑眸闪烁着疑惑,还没来得及说完,对方似乎回过神来,支支吾吾地开了口。
       
        “对不起……我……”对方的脸微微泛红腼腆害羞地说道可能由于紧张有些口吃,江儿心中不禁感到有一丝疑惑,但是也没有多想,便缓缓抬起头微笑着对他说:“先生请不必道歉,不过店里还没有整理完,有些凌乱,如果想看书的话,还请明日再来。”
       
        对方定了定神,轻咳一声,脸上的红晕更显明显。
        他慢慢开口道:“抱歉,是我无礼了,我听说这里开了一家新书店,所以想来找一本书,但是并不知道明天才开业,非常抱歉……”
    
        “您不必道歉,是我疏忽了,没有在门口挂上暂不营业的牌子。还请问您想找哪一本书?我现在正要整理书籍了,可以帮先生留意一下。”


        对方微微点头致谢,缓缓开口道:“理查德·耶茨的《十一种孤独》。”


        江儿听到这个名字后,直视着他的双眼,有些吃惊地问道:“您也喜欢这本书吗?”


        “是朋友推荐给我的,所以想看一看。”他似乎不敢直面江儿的眼睛,微微移开了视线,不禁用手扶了扶眼镜以免被江儿发现自己早已泛红的脸颊。


        “嗯……我记得这本书好像已经放在书架上了,先生可以进来坐一会,还请您稍等片刻。”


        江儿快步走到了书架面前,纤指轻轻扫过书脊。随后又走到另一个书架前抬头一看,恰好看见那本书正摆放在书架的最高层。


        “啊,找到了,在这里。”江儿踮起脚尖,伸直手臂去拿,却依旧够不到,她从脚落搬来一个梯子。


        “先生,找到那本书了,您看。”江儿一边调皮地朝那位先生挥了挥手,一边准备走下来。
        但却一脚踩空,眼看就要倒下来了,她紧闭双眼,却死死抱住那本书……


        “危险!”


        不是预想之中冰冷坚硬的地板,而且意料之外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


        两人的时间似乎在这儿停滞,两人的距离近到只能听见双方的呼吸声和无法平息的心脏在胸膛中跳动着的声音,分不清究竟是谁的。或许,此时此刻也没有人会去纠结这个问题。


        “小姐,请注意脚下啊。”他故作镇定地偏过头,慢慢推开了江儿,从地上站起来,小声提醒着她。


        “真是失态了,谢谢您。”江儿抬手摸了摸自己微红的脸颊理了理有些乱的秀发,站稳后便立马向微微鞠躬表达对他的感谢。


        “不过我帮您找了噢,是这本书对吧?”江儿把怀里的书本递到他面前,又恢复了笑容。


        “谢谢……”他收下了那本书,“多少钱?”
        江儿轻轻抿唇笑了一下:“不收钱,因为今天还没开业啊。”


        他愣了一下:“这样……不太好吧……”


        江儿轻轻摇了摇头:“还请先生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说着露出来比刚才更加温暖的笑容。
        他埋头沉默了一会,忽然又抬起头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叫谢烨……你呢?”


       “叫我江儿就好了。”江儿递上了一张卡片,小小的卡片上印着烫金的字体,上面是书店的名字,除此之外,还有一行清秀的字:对酒逢花不饮,待何时。“每个来书店的客人,我都会送上自己写的卡片,一般都是写一些诗句,还请先生收下。”


        谢烨接下了它,向江儿道了道谢,就准备离开了。


        走到门口后,他突然回过头来说道:“明天,还能见到你吗?”


        江儿微微愣了愣,旋即绽出一个微笑,朱唇微启。


        “嗯,当然了,先生慢走。”


        送走他以后,江儿伸了伸懒腰:“接下来还有得忙了呢……先去挂上暂不营业的牌子吧……”


        “也许下次还会相见吧。”

病娇爱恋

#七宗罪·懒惰
#后记



阳光正好,可屋中的少女仍不愿意醒来。

咚咚咚——

「请问,有人吗?」

白发的少女皱了皱好看的眉,嘟囔了几声,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可门外的人却仍不死心,反倒加大了敲门的力度。

「真是的……来买药的话就自己拿啊!」
一脸怨气地鼓着包子脸打开了门,大门发出刺耳的声响,似是再向那位不速之客刚才的粗鲁行径发出抗议。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您的清净。我不是来买药的,我是来找人的。」
和蔼的妇人一边为自己的失礼举动说了抱歉,一边道出了来此的缘由。
「您有看见一个金发的男孩吗?有人说看到他到了您这儿。他的名字叫沃克·哈——」

「没有!没见过,我要进房了!」
说着便要将厚重的大门阖上,可妇人仍旧不依不饶。

「您、您再想想,住在这附近的人都说他往这儿走了,求求您再仔细想想吧!」
妇人早已顾不上什么礼仪,强行拉开了大门,紧紧拉住了少女的手哀求着。

「我说过我没有——」

「眠姐姐,怎么了?是有外人吗?」
稚嫩的童音从里屋传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没事,还没睡醒吧,再去睡会儿吧。」
白发的少女揉了揉那孩童柔软的发丝,柔声细语,面如春风。

「沃……沃克?!是你吗?!!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在一旁立了许久的夫人看了眼金发的孩童,惊得一把抱住那孩子。

「欸?婆婆,我……认识您吗?」
孩子清澈的蓝瞳中蕴着浓浓的疑惑和不解。

「真抱歉,这是我弟弟,可以请您放开他吗?」
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半张脸,使得少女的狠戾表情隐于阴影之下。

妇人平复了心情,又重新打量了那孩童,他那关节处竟是如人偶一般的球形关节。

「啊啊啊啊!妖物!!是妖物啊!」
方才还端庄有礼的妇人也顾不上礼仪,连滚带爬地仓皇逃走。

「……眠姐姐,我、是妖物吗……?」
小小的孩童垂着脑袋,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

「你不是妖物,你是我的沃克。你不需要理会那些凡人的说法。」
白发的少女屈身将金发的孩童,不,人偶抱起,似是自言自语般呢喃道。

「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我会永远护着你。」

「现在,睡吧,我的沃克。」

「当你再次醒来时」

那些妨碍我们的人,就都会消失了。

是夜,少女披上了黑袍,融入了这寂静的夜。

下一个牺牲者又是谁?

司宵子:

#懒惰
#女性视角
        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到少女白皙的皮肤上,已经是上午了,少女却依旧还熟睡着。今天是少女的生日,却没有人为她庆祝,她原本是这样想的。
        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少女被吵醒了,她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打了个响指,门打开了。还以为是找她买魔药的商人,便说道:“要什么药自己去拿。”
        而门口却出现了一位黑发少年。少年红着脸把一个精致的礼物盒交给了少女,说道:“阿眠!生日快乐!我喜欢你!”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少年就跑没影了。
        少女会心一笑,拆开了礼物盒,是个蝴蝶结。“大红色的蝴蝶结吗...对我这头白发来说有点突兀呢。”但是她还是戴上了。
        盒子里还有一捆草药,那是她前天吩咐少年去找的。“没想到办事效率还挺高的。”
        她挥舞着魔杖,只见一个类似于炼药缸的东西出现在了少女面前。“只要有了这个,你就能永远跟我在一起了......”少女把草药磨成粉,放进了一坛绿色的魔药水中。
        “成功了。”
        少女望向窗外,少年还没走,她就挥了挥魔杖。她的扫把飞出窗外,把他带了上来。少年非常惊慌:“哇!阿眠你干什么!”
         “喝了它。”她把一个装了液体的酒杯递给少年。他没有办法拒绝少女,接过杯子就一饮而下。
        身体开始摇晃......意识也开始模糊......眼看少年就要倒下了,少女一把抱紧了他,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终于,你能跟我一起长眠了。”